燕岚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天空 > 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四十四章 花重锦官城

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四十四章 花重锦官城(1 / 2)

周世宗柴荣的威名,孟昶是如雷贯耳。

高平之战,柴荣御驾亲征,把北汉和契丹大军打得落花流水。北汉损兵折将,差点亡国,契丹落荒而逃,至今不敢南望中原。

得到后周来袭的消息,孟昶立即召开紧急军事会议,想派一个人到前线去视察工作。

客省使赵季札出班叩头,请旨前往秦州、凤州,替皇上巡查工作,打探军情。孟昶准奏。

赵季札到前线晃了一圈,回来就给孟昶上了一道长长的奏折,极力说明自己很行,说驻守在秦州的雄武节度使韩继勋和凤州刺史王万迪,二人都不是带兵打仗的料。他毛遂自荐,要孟昶封他个大将军,到前线替皇上镇守边关,去杀敌报国。

见过临阵脱逃的,也见过临阵请缨的,像赵季札这样毅然决然,非他莫属地要求带兵守关的,却不多见,孟昶没做太多考虑就答应了。

赵季札自恃文武双全,才高八斗,根本也没把打仗当回事,以为打仗就像过家家,按照书本上说的,指挥大军冲杀过去就能取胜了。比他老本家战国时纸上谈兵的赵括,还能吹牛皮。

他如愿以偿地顶替掉了雄武节度使韩继勋和凤州刺史王万迪,担任起了秦州、凤州最高军事统帅。率领精兵一千多人,从成都旌旗招展、锣鼓喧天地出发了。

孟昶也没闲着,他派出两队使者,分别前往北汉和南唐,请两国出兵一起对付后周。

古有马谡自告奋勇守街亭,今有赵季札耀武扬威守秦凤。庸才误国,代代不乏。

赵季札放着好好的国家公务员不干,非要实现自己带兵打仗的愿望,想靠这个吸粉,装面子,当网红。却不知,他已经在寻死的路上一骑绝尘。

行军刚到德阳(今四川德阳市,距离成都约五十千米),赵季札就得到战报,说后周大军已经打过来了,连拔了八座营寨。

赵季札当时就惊到了,觉得这太不好玩了,原来打仗是要死人的。风头已经出尽了,现在该跑路了,而且是越快越好。

赵季札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他抛下大军,一个人“单人匹马”,连夜逃回了成都。成都的老百信还以为他打了败仗,很是吃惊,“难道大周军已经打到成都了吗?怎么这么快就跑回来了?”所有人都一脸的问号,包括他们的皇帝孟昶。

孟昶问了赵季札十八个为什么,赵季札一个字也回答不出来,只是跪在朝堂上大喘气(估计是吓的)。

最后还是跟随去的一名文官代他回答了孟昶的提问,赵司令刚到德阳,离凤州还远着呢,他是被吓跑回来的,大军都丢下不管了。

孟昶一听,顿时怒不可遏,命人将赵季札绑了,推出崇礼门外,斩首示众。

本想成为世间一惊鸿,没想到却是世间一俗人。

跳梁小丑赵季札,没有金刚钻,偏要揽这个瓷器活,就为了出一把风头,把自己给害了,也把蜀国的老百姓给害了。

这种水平也能混上大将军,问题的关键还是出在孟昶这里,一个是大忽悠,一个是甩手掌柜的,才能共同造就如此笑话。

也不是所有的蜀将跟赵季札一样,这么不靠谱。

后周大军在镇安节度使向训、凤翔节度使王景的率领下,沿着当年暗度陈仓的古道向前推进,逼近威武城。

广政十八年(955)六月初五,后蜀大将李廷圭在威武城与大周先锋部队打了场遭遇战。结果,李廷圭大胜,俘获后周军队训练官、濮州刺史胡立等人。

◆ 激战黄花谷

陈仓古道,有很多栈道,蜀兵毁掉栈道,陈仓道立即成了断头路。从此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后周军再能打,你不可能飞过去吧。

到了七月,后周军队在蜀地一直进展不大。宰相李谷对柴荣道,“王景等人征讨后蜀‘持久无功’,粮草运输也接济不上,不如罢兵。”

孟昶当初派的是赵季札到前线视察工作,大周皇帝柴荣也派出一个姓赵的,到前线视察一下战况,这个人叫赵匡胤(后来的宋太祖)。

说到这里,那个睡在我邻铺的兄弟赵绍顺就不服了,都姓赵,做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还真让他说着了,差距还真不是一点点。

赵匡胤也是熟读《平边策》的人,他是懂柴荣的人,深知柴荣的宏图大志。他在陈仓道实地进行了一番考察,给出了一个建议:

派出一部分善于攀岩的敢死队,带着绳索和尖刀,登上悬崖峭壁,从天而降,斩关夺寨。同时,准备栈桥材料,派出修桥小分队,抓紧时间,修复栈桥,配合攀岩敢死队作战。

赵匡胤认真巡视了一圈,回来也写了一篇调查报告,告诉柴荣:“圣上无需多虑,秦、凤两州可以拿下。”柴荣听从了他的意见,继续对后蜀用兵。

八月,王景率部一举击溃后蜀军队,俘获三百人。

孟昶派出武泰节度使伊审征前往前线慰问部队,并进行督战。

李廷圭制定了一套“分进合击、关门打狗”的战法,试图切断后周军队的运粮通道,将后周军包围,全歼于凤州城下。

后周主帅王景派遣张建雄带领二千士兵急行军,先行占领黄花谷口,在此处设好埋伏,同时又派出一千士兵迂回到唐仓镇,切断了蜀兵归路。

重点来了:地球人都知道,赵匡胤最擅长的就是以少胜多的伏击战。

蜀军在王峦的带领下,进入黄花谷,突然发现前面大树和巨石挡道,“不好!”蜀军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得山谷两侧金鼓齐鸣,后周兵从天而降,箭如雨发,滚木礌石,火龙火球,纷纷向蜀军砸来。

王峦带着一批丢盔弃甲的残兵败将,逃往唐仓镇。

谁知,唐仓镇早已被后周军占领,王峦在这里,又一次遭遇后周军的伏击。

如惊弓之鸟的后蜀兵已无还手之力,死了的心都有啊!三千蜀兵,连同他们的队长王峦,全都成了后周兵的俘虏。

黄花谷一战,成为周蜀战争的分水岭。

蜀将韩继勋以秦州城孤立无援为名,弃城逃回成都(又一个逃跑将军,这可不是蜀人的秉性),蜀将李廷圭、高彦俦也远撤青泥岭。

在秦州守城的只剩下观察判官赵玭,赵玭,澶州(今河南濮阳)人,原本就是后晋旧将,中原人氏,周军一到,他立即献城投降。赵玭后来被柴荣任命为郢州刺史。

紧接着,成、阶二州也都相继投降。

十一月,王景率军包围凤州,并派韩通驻守固镇,阻击蜀军的增援部队。

十二月三十日,周军攻克凤州城,活捉后蜀威武节度使王环及都监赵延溥,俘虏后蜀将士五千人。都监赵延溥绝食而死。

至此,秦、成、阶、凤四州全被周军占领。柴荣任命伐蜀有功的王景为秦州节度使,兼任西面沿边都部署,防御党项和后蜀。

四州沦陷,蜀国朝野震惊。

孟昶重整兵马,命人拆毁入蜀的全部栈道,死守关隘。

柴荣当下要做的只是消除大周的隐患,拆除“牢笼”, 立国立威,并没有想灭掉后蜀的想法。占据秦成阶凤四州之后,随即宣布撤军。

“吓死宝宝了!”孟昶虚惊了一场,然后,然后就是继续他的歌舞升平。

跟谁呢?当然是跟蜀国的网红大美侣——花蕊夫人在一起了。

◆ 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不是哪一位女子的专属名字,而是形容女子生得很美。

美到“闭月羞花”都不足以形容她了,美到“花不足以拟其色,蕊差堪状其容”,直接美到花心里去了,如花之蕊,故称“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得名于前蜀开国皇帝王建的妃子小徐氏,当时徐氏两姐妹都得到王建的宠爱。小徐妃为王建生下一个儿子王衍。接班人王衍是个无心理政的“文艺青年”,终日游山玩水、花天酒地。

王衍的人生格言是:“月华如水浸宫殿,有酒不醉真痴人”,蜀人至今都会唱他的《醉妆词》:

这边走,那边走,只是寻花柳;

那边走,这边走,莫厌金杯酒。

大、小徐妃更是结交宦官卖官鬻爵,纳贿干政,把个蜀国搞得乌烟瘴气。后唐庄宗乘机灭掉前蜀,并将前蜀皇族灭族。

可见这两位花蕊夫人也没啥称道的,顶多算是个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

此次,让后蜀老百姓津津乐道的花蕊夫人,也姓徐,也称徐妃。

徐妃,青城(今四川灌县)人,原本是一名歌妓,蜀主孟昶广征美女,充斥后宫,徐妃就这样进入宫中。徐妃能歌善舞、色艺双全,堪为人间极品,孟昶当时就看呆了,当即封为“慧妃”,赐号“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喜爱芙蓉花,孟昶为了讨好她,就命人在城里城外种满芙蓉花。

花开时节,芙蓉绽放,花香袭人,满城都如同铺了锦绣一般,好一幅花重锦官城的盛景画面。从那时起,成都又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蓉城”。

最新小说: 汉柏 蜀汉我做主(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 大唐异姓王 亮剑:代管独立团,全成特种兵了 惊世废柴小医妃 活埋大清朝 拽妃别拦我上天 大宋皇家发行商 帝尊的小祖宗 大汉第一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