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岚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天空 > 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三十九章 湖湘霸主

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三十九章 湖湘霸主(1 / 2)

江山风月,本无常主。

南唐中主李璟加封边镐为武安军节度使,驻节潭州,镇守湖南。湖南从一个国的编制,降级成一个州。

边镐入楚,正值湖南闹饥荒,他下令打开马楚的国家粮仓,救济灾民,老百姓都叫他“边菩萨”,夸赞他人好心善,懂得疼人。

古语有云:“慈不带兵、义不养财。”边镐为人太过宽厚,御下仁慈,这么仁慈的一个人,偌大的湖南,他一个侵略者,能吼得住吗?

南唐中主李璟可不这么想,打下湖南,他急于想得到马楚国库里的宝贝,恨不得连发十二道圣旨,催老边搞钱。

他命令边镐:“悉收楚国金帛、珍玩、仓粟,乃至舟舰、亭馆花木之美者,皆徒于金陵。”边镐望着圣旨,脑袋瓜子嗡嗡的,没办法,只能照办。

南唐的苛索重敛,很快搞得三湘四水三空四尽,民不聊生,民怨沸腾。各派军阀势力趁机再度雄起,各霸一方。人们又给边镐起了个诨号“边和尚”,讥讽他把湖南搞得山也空空,水也空空。

广顺二年(952),马氏旧将刘言、王逵、周行逢、孙朗等人起兵叛乱,边镐抵御不利,南唐军全军覆没。边镐从湖南逃回金陵,李璟大怒,将其削官为民,贬回江宁(今南京江宁)老家种菜去了。刘言趁机收复南楚。

广顺三年(953),刘言被后周太祖郭威任命为检校太师、同平章事、朗州大都督,充武平节度使,制置武安、静江等军事,府治在朗州(今湖南常德)。王逵被任命为武安节度使,府治在潭州,位在武平节度使刘言之下。

刘言本是王逵拥立的,王逵不愿久居其下,刘言也认为王逵是个潜在的威胁。

屁股决定脑袋,思想决定高度,思维决定行为,在什么位置上,就会有什么样的思维。当你坐在领导的位子上,你会觉得员工整天玩手机、上厕所、侃大山,找机会偷懒;当你站在员工的位置上,你会觉得领导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只会整天开会、使唤人、捉弄人。

人永远都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刘言开始失眠了。

不久,他便以潭州毁于战乱的名义,想把武安节度使的府治由潭州迁往朗州,这引起武安节度使王逵的不满,二人从此两条心。

王逵觉得:“刘言手下可用的将领,只有何敬真和朱全琇两人,如果把这两个人杀了,刘言指定就完蛋了。”

这时,南汉正出兵骚扰梧州、桂州等南部边境,王逵想到了“调虎离山”之计,建议刘言派何敬真带兵前去征讨。

刘言没想那么多,真的派何敬真为南面行营招讨使,朱全琇为先锋使,领兵从朗州出发了。

他上当了。

何朱大军到了潭州,王逵与周行逢设计,诱出何敬真和朱全琇,将二人杀掉。刘言的左膀右臂就这样被剪除了。

随即,王逵、周行逢二人带兵攻入朗州,王逵的手下潘叔嗣将刘言擒而杀之。刘言一死,王逵占据朗州武陵,周行逢占据潭州。

不久,周世宗柴荣任命王逵为武平节度使,统辖湖南。宗主国要的只是一个名分,一年四季的贡品,他才不管这个饭是怎么熟的呢。你们谁有本事谁就当老大,谁当老大都要认我这个老大做老大,否则,我就出兵打你。

后周显德三年(956),柴荣命令王逵进攻南唐,军队开到岳州(今岳阳),王逵的手下对岳州团练使潘叔嗣勒索赏赐,这是明目张胆的抢劫。

收的总嫌给的少,给的再多还嫌少。没得到满足的这伙白眼狼反过来向王逵诬告,说潘叔嗣要造反。

王逵大怒,要杀潘叔嗣。潘叔嗣吓坏了,他先发制人,带兵偷袭了朗州。

王逵回师反击,在武陵城外和潘叔嗣打了一仗,结果,王逵战败被杀。

潘叔嗣杀掉王逵,有人劝他进占武陵,潘叔嗣说:“我杀王逵,只为大家活命,武陵不是我想要的。”

他派客将李简率领武陵人前往潭州迎请周行逢,自己带兵返回岳州。

又一个不想称王的将军,前有张佶,后有潘叔嗣。

人贵有自知之明,当年曾国藩打败太平天国之后,拥兵自重,手下将领纷纷劝他称帝,曾国藩写了一副对联,作了回答:“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向众人表明,他决不造反,心中的坚持、人生的领悟,即使再美丽的风景也诱惑不了他。

然而,潘叔嗣本人手刃两任湖南的老大,自己还不想做老大,未免太过矫情,华而不实。被他扶起来的老大,常有如芒在背之感,狐疑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手刃的老大。

◆ 周行逢政权

脸上带着金印的节度使你看过吗?现在,他来了他来了,他脚踏祥云走来了。

周行逢,朗州武陵(今湖南常德)人,出身于乡野农家,年少时游手好闲。因为触犯法律,被刺配(脸上刺字)到静江充军。

后来,周行逢加入到南楚国主马希萼的静江军。凭着骁勇,多次升迁后做了裨校,与王逵、潘叔嗣、张文表等人结拜为“十兄弟”。在十兄弟中,周行逢是大家公认的智多星,计谋超人。

显德元年(954),后周朝廷任命周行逢为武清军节度使,总管潭州军政大事。这一年,“湖南大饥,民食草木实。”周行逢及时开仓赈粮,救了很多人。

周行逢进入武陵后,有人建议他把潭州送给潘叔嗣。周行逢说:“潘叔嗣以下犯上,杀死主帅,犯的是死罪,只因他拥立我,我才不忍心杀他,要是给他潭州,坐上武安节度使,别人还以为是我让他杀害王逵的。”于是让他只做了个行军司马。

潘叔嗣这个气啊!他称病不去,周行逢火了,把自己最担心的话说出来了“咋了?你还想杀我啊!”

于是就假装把潭州交给潘叔嗣,让他到武陵来接受任命,潘叔嗣一到,就被逮捕起来。

周行逢道:“你作为小小的校官,没有什么大功,王逵任用你做团练使,你却反过来杀了主帅,我不忍心杀你,你竟然敢抗拒我的命令!你这是自作自受。”命人将潘叔嗣砍了,周行逢终于除去了自己后背上的芒刺,湖南的军政大权从此落到了周行逢手上。

武陵山前古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湖湘之地,又回归到了往日安宁的时光。

以朗州(今常德)为中心,周行逢在湖南建立起“周行逢政权”。所辖地域包括十五个州四十九个县,统治着马楚故国,这也是历史上没有计入十国的一个政权。

周行逢幼时家贫,没读过私塾,自然没有什么文化,没文化,德行也令人咋舌,还喜欢说大话。终于,少年时吹过的牛基本上都实现了。

年轻时犯事获罪,被发配到辰州铜坑。身为湖南一方之主,此时他的脸上还留着黥刺的墨纹。有人担心他会遭到朝廷使者的嘲笑,劝他用药除去,周行逢却不以为然,道:“汉代有个黥布,并不因此妨碍他成为英雄,我为何要感到羞耻呢?”

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现在知道为什么赵匡胤对武将们有顾虑了吧,五代十国时期,“武夫”乱国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看看刘言、王逵、潘叔嗣、周行逢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你就明白了,将领们手中有兵就可以随时兴兵作乱,手底下的牙将也可以随时以下犯上,仁义礼智信这些儒家所奉行的道德传统被这些武将们践踏的没有一丝尊严。

周行逢不会咬文嚼字,处理公文,他不是用看的,而是用听的。他对属下公文的要求也不高,只需大白话,能听懂就行。不像南唐,国主个个都是诗人,国家的公文不但要文绉绉的,而且还要充满诗情画意。

草根出身的周行逢知道老百姓最基本的需求是什么,他励精图治,矫正马楚国的弊端,关心民事,全部废除了马氏肆意征收的苛捐杂税。

周行逢收买民心的方法也很简单粗暴,该放粮的时候放粮,该免租的时候免租,该免税的时候免税,该免徭役的时候免徭役。老百姓对这样的领导真是打心眼里喜欢。

对于祸害人民的贪官污吏,周行逢全部铲除。选择廉洁公正的官吏担任刺史、县令,征召任命幕僚和下属,选的都是些廉洁正直的读书人,政令下达简明扼要大白话,官民都感到很受用。

他的女婿唐德想要补个官做做,周行逢道:“你的才能不胜任做官,我现在袒护你是可以的,你做官不像样,法律是不会宽恕你的。”于是,给他发了农具,送他走了,好好当你的农民去吧。

对别人严格,对自己也很苛刻。周行逢给自己的奉养十分菲薄,有人讥讽他太节俭,周行逢道:“马氏父子穷奢极欲,不体恤百姓,如今他的子孙在向人要饭,难道这还值得效法吗!”

◆ 杀到手软

前楚王马希声吃鸡吃到牙疼,后楚王周行逢杀人杀到手软。

周行逢性格很钢,杀伐决断,从不拖泥带水。刘言、王逵的旧部将大都骄横跋扈,周行逢一律依法惩处,没有一点宽容姑息。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一个对吃有着几千年研究的民族,很多问题也是通过吃来解决的。比如大宋皇帝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不动一兵一卒,收回了全体武将的军权。

周行逢也想搞一场夜宴,不过他要搞的是一场鸿门宴。

有个大将与他的十几个同伙,密谋作乱,消息传到周行逢这里,老周装作没事人似的,策划了一个高逼格的宴会,把他们一一请到。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埋伏的刀斧手过来,把参加宴会的这些密谋造反者全都抓了起来。这么容易把这些武术达人抓住,十有八九,老周给这桌人下了药。

周行逢训斥道:“我穿布衣,吃粗粮,充实国库,正是为了你们这些人,享有富贵,你们竟然忘恩负义,密谋造反,今天的宴会,就是与你诀别!”说完,刀斧手把这些人拖下去全砍了。

在座的其余诸将都吓得两腿发抖,周行逢安慰道:“你们大家都没有罪,请各自安心喝酒吧。”

最新小说: 汉柏 蜀汉我做主(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 大唐异姓王 亮剑:代管独立团,全成特种兵了 惊世废柴小医妃 活埋大清朝 拽妃别拦我上天 大宋皇家发行商 帝尊的小祖宗 大汉第一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