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岚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天空 > 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三十四章 太祖誓碑

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三十四章 太祖誓碑(1 / 2)

赵匡胤的性格就是粗狂豪放处可以跑马,心思缜密之处可以绣花。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宰相是皇帝的左膀右臂,作为百官之首,是中国古代最高行政长官。作为世人瞩目的当朝风云人物,几千年来,拜相封侯,一直是天下士子的人生理想和奋斗目标。

宰相,在不同朝代,称呼不同。周称太宰,秦汉称丞相,南北朝的录尚书事,隋称尚书令,唐称中书门下侍郎,宋称同平章事,清朝称军机大臣。

古代讲究坐而论道,早朝时,出于对宰相的尊敬,皇帝通常会赐座、赐茶,让宰相坐下来边喝茶边议论国家大事,宰相坐朝的惯例自秦汉至唐、五代一直沿袭了千余年,直至宋初。

多年以来,在朝堂上能坐着议事的是范质、王溥、魏仁浦三位周朝元老。

宋代周后,仍然是以范质为侍中,称为昭文相;以王溥为司空,称为史馆相;以魏仁浦为右仆射,称为集贤相。

对于赵匡胤而言,以前都是你们坐着,我站着,现在,我终于可以坐着了,你们还坐着。

范、王、魏三人都是后周世宗柴荣的托孤重臣,赵匡胤对他们忌讳甚深,心中总有些不快。之所以用他们,完全是为了笼络人心、巩固江山社稷的需要。

乾德二年(964)正月,范质和王溥如往常一样坐朝议事,聊到一半时,赵匡胤突然说道:“我今天有些眼花,看不清楚这奏折上的字,你们两个过来帮朕看看。”

一个不满三十五岁的人说自己眼花了,这里面一定有猫腻,有文章。两位宰相,只得上前,帮着皇上勘读奏折。

看完后,二人想再坐下,发现椅子不见了。

两位堂堂的宰相,当着众文武的面,着了赵匡胤的道,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之计,好尴尬呀!

《闻见后录》载:“欲复位,已密令中使去其座矣。”二人一头雾水,但毕竟都是老狐狸,马上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这肯定是皇上有意为之,如今椅子都被撤掉了,想要再在放回来,恐怕有难度了,只好顺坡下驴,自嘲道:“还是站着好,可以活动活动筋骨……”,算是默认接受了这番“特殊礼遇”了吧。

第二天,三位宰相上书要求废止“坐论之礼”。

在维护国家统治和加强皇权这种事上,没有赵匡胤不敢干的,不擀,那是煎饼。赵匡胤自导自演,用一个看似玩笑,却又十分认真的方式,破除了一个沿袭千年的“宰相坐着议事”的朝堂规矩。

宰相失去了与皇帝对坐的权利,其实他们失去的,又何止是一张凳子呢?

从此之后,宰相们只能和寻常官员一样站立在朝堂之上,开大会。

如果您在影视剧中,看到大宋之前的宰相是站着参加朝会的,就可以发弹幕指责导演那个谁谁谁,搞错了,重来!

没有椅子的宰相,无疑降低了他们在朝廷中的地位以及在百官之中的身价和威信,宰相的权力与地位不如从前,再也不能影响到皇上的决策权。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文官中最大的宰相,赵匡胤都有办法整治,其他的官员,更不在话下了。

搬走三把椅子这件事,没过几天,还在乾德二年(964年)的正月里,范质与王溥、魏仁浦三人便上书,请辞。

实际上,这三位是想多了,老赵只是撤走了他们的椅子,并没有想罢他们的相,既然他们主动提出辞职,却也正中赵匡胤的下怀。

你们愿意给,本皇就愿意收,不是本皇抢你们的,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老赵十分坚定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范、王、魏三人同日罢相,范质被授为太子太傅,王溥任太子太保,魏仁浦拜守尚书右仆射。

宰相的位子终于空出来了,宰相轮流做,今日到我家,赵普已经在那儿排队等一年了。

赵匡胤理所当然地任命赵普为门下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开始主持掌握军机的枢密院,赵普成为大宋宰相。

二赵是大宋政坛最强的君臣组合,自此之后,赵匡胤集兵权、皇权于一身,真正成为大宋王朝说一不二的ceo。

◆ 文人治国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武将们一言不合就抄家伙,互掐,说干就干!

用地方节度使治国,只能是越治越乱,乱到不好收拾。节度使做大了,会各自为政,不会再听你朝廷的管了,隋唐五代就是前车之鉴。

赵匡胤曾对赵普说:“五代方镇残虐,人民深受其害,我让选干练的儒臣百余人,分治大藩,即便都是贪浊,也抵不上一个武将。”

文人治国,这些麻烦就迎刃而解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文人手无缚鸡之力,咬文嚼字,这个可以有,舞枪弄棒,上阵杀敌,这个就太难为人家宝宝了。

文臣基本上不会对国家政权产生多大的威胁,即使贪污那么一点,也抵不上一个武将对江山社稷造成的危害大。

文人手上没兵,完全听命于朝廷,若对这些文臣宽大仁厚,还能收买人心,让他们对朝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整治完中央,老赵开始整治地方。“治不了你们这些武夫悍将,我赵字倒着写。”

接下来,赵匡胤决定放大招了,他要制定一项基本国策,彻底铲除武将治国的乱象和威胁,让世代享用之:重文抑武,采用文人治国,实行文人统治,

寒门子弟,从出生那一刻起,已经注定他们输在了人生的起跑线上了。

作为朝廷,十分有必要给这些人开一条上升通道。不然的话,他们若跑到地方武装队伍里,鼓动那些心存异志的乱臣贼子,造自己的反,那就是不好玩了。

屌丝想要逆袭,朕就给你架设一部登天的梯子,成全你们。

隋唐时代,开始通过科举制度进行选官。

老赵决定恢复科举考试,把科举制度作为人才选拔的基本制度。无论寒门士子,还是农桑人家,学而优者,均可以通过科举考试,进入庙堂之上。

大宋现在急需一大批国家公务员,既然这么急,那就每年举行一次科举考试。

他将考试分为地方上的乡试、中央的省试、中央的殿试三个等级。每年秋天,各州进行乡试考试,第二年春天,由礼部进行省试考试,省试当年进行殿试。

为防止作弊,试卷要糊名、誊录,并且由多人阅卷。现在的高考考试糊名,就是从赵匡胤的大宋开始的。

乡试第一名为“解元”,省试第一名为“省元”,殿试第一名为“状元”。“连中三元”成为科举时代读书人的最高理想。

赵匡胤还打破常例,以殿试的方式对考生进行最终的考核。

举人经礼部阅定之后,选出名列前茅者,送呈皇帝“御览”,再通过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殿试以后,不须再经吏部考试,直接授予官职。

太祖还下令,考试及第后,不准对考官称师门或自称门生,这样,所有及第的学子都成了“天子门生”。

皇上成了所有做官人的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老赵只用一招,就拉近了皇帝与士大夫之间的关系。尔等都是朕的弟子,朕是天子,你们都自带光芒,起码也是文曲星下凡。

南宋时,皇帝还要在琼苑为登科进士赐宴庆贺,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琼林宴。

“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成为读书人一生最值得炫耀的荣光。

参加科举考试需要本钱,贫家子弟往往因为掏不出盘缠而不得不放弃考试。

这一点赵匡胤也考虑到了。

开宝二年(969),宋太祖下诏:政府还为寒门子弟参加科举提供经济资助,发放举人“券”, 凭“券”可以免费使用官驿的交通工具,还可以在官驿免费住宿。

通过科举选官,大宋王朝的文官队伍得到了发展壮大,从中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政治家。

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文官出任中央及各地最高行政长官,地位居于武官之上。庙堂之上,君臣运筹帷幄,大臣和文官也敢于发表意见;江湖之中,书生指点江山,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大宋重文轻武,地方军队经常换防,而且是军无常帅,帅无常军,无法再对中央政权造成威胁。地方安定了,国家得到了长治久安。

赵匡胤完善和发展了科举制度,为寒门子弟、文人士大夫的做官从政,铺平了道路。使得“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神话变成了现实。

除了造反,科举成了天下才俊唯一可以翻身的机会。

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中华大地从此涌现出了千千万万个“书香门第”、“翰林世家”,让无数个贫寒的家庭走向富裕,让无数的寒门子弟从此可以扬眉吐气,光宗耀祖。

耕读为本,忠孝传家,进士及第,世代簪缨,中华民族文化繁荣大发展,赵匡胤功莫大焉!

◆ 太祖誓碑

为了确保文人治国的基本国策,能够一直延续下去,得以永久的贯彻执行。

建隆三年(962),赵匡胤命人秘密镌刻一石碑,立于太庙寝殿之夹室,谓之誓碑。“平时门钥封闭甚严,誓碑用销金黄幔遮蔽,任何人不得入观。”

宋太祖赵匡胤规定:太庙之门于四季祭奠和新皇帝即位时方可开启,天子谒庙礼毕,必须进入夹室恭读碑上的誓词。

届时只有一名不识字的小太监跟随,其余人员皆远立于庙庭中,不得窥视。皇帝行至碑前再拜,跪瞻默诵,然后再拜而出。

北宋各代皇帝皆如此相承行事,“岁时伏谒,恭读如仪,不敢泄漏。”群臣及近侍皆不知誓碑所誓何事。

也就是说,誓碑这事搞得很神秘,一般人是根本不知道上面刻的是什么,它只属于皇上。

直到靖康之变,东京城被洗劫一空,太庙中祭祀之器被金人席卷而去,大门洞开,有人得以一睹此碑尊颜。

陆游的《避暑漫抄》中记载:誓碑高约七八尺,阔四尺余,上刻誓词三行。

一为:柴氏(后周宗室)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行戮,亦不得连坐支属;

最新小说: 汉柏 蜀汉我做主(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 大唐异姓王 亮剑:代管独立团,全成特种兵了 惊世废柴小医妃 活埋大清朝 拽妃别拦我上天 大宋皇家发行商 帝尊的小祖宗 大汉第一领主